晔祈✨

原名院长家的薄荷精,不可+v或QQ,有事请私信,清水写手,鸽子精,小号楪祈,不要连赞谢谢[鞠躬]本人更文时间少,很忙,拖更少更经常出现,愿谅解[跪]

满意

浅更一下,小小小短篇,彩蛋之后补


气温骤降。

简茸感觉有点感冒,于是被所有人逼着加衣服,把那条围巾和手套都戴上了。虽然上面的字……够欠,但是不妨碍爸爸们对SB儿子的爱。毕竟围巾够厚,手套的布料也用的上好的,很保暖。


打常规赛。简茸想着昏昏沉沉上比赛不好,于是没吃感冒药,半路就觉得自己有些发烧。低烧磨人,头有些闷有些胀痛,况且今天还会鱿鱼,怕简茸生病心情不好直接对线,丁哥还特意叮嘱了几句。



HT采访又一次传开了。

这次TTC的人都很有底气,都是拿过世界冠军的人了有什么好慌的。但是还是很不爽。所有中国战队一致对外,这场景倒也是挺壮观。



虽然简茸身体不太舒服,但是TTC超群实力还是零封。MVP路柏沅被叫去采访,其他人等候的时候盯着简茸吃了药。路柏沅看着唐沁不断接近,心中略有不满,无声拉开距离。简茸不得不说,觉得很满意。


把衣服裹好,简茸被路柏沅搂着走出赛场,在粉丝簇拥下前进。简茸时不时低咳几声,烧渐渐退下,不过冷汗也出了一层又一层,指不定又得再烧起来。路柏沅决定顺道去医院一趟,带简茸检查一下。



@叶辞安 @刀子选手陈雪嫣 @CJX他爹 @黔 @pedaiah 

米娅

在沈流当教练的一个月内,张珏的3F难关就被攻克了,还开始学习3lz,连跳也没有落下。其他成员的跳跃也进步了不少。


这个赛季的编舞已经请好,米娅女士为张珏编排训练。

她知道这个小朋友身体不好,对自己要求高,于是为他专门准备了训练计划,在不至于太累的同时又能提升舞蹈水平。


“小玉去生地会考了,昨晚还有点发烧,可能是着凉或者是有些紧张,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今天考试。现在烧还没退呢。”张俊宝有点担忧,“孩子开心就好,真考不好了也没人怪他,就怕他自己心理压力太大。”


米娅脑海中想起张珏轻盈的身姿和超乎常人的成熟,心中惋惜:“上帝为他关上的那扇窗是健康啊。”

“那他前几次考试有被耽搁吗?雪君给他的资料都有用吧?”

张俊宝翻出手机里张珏成绩的存档:“段三,英语拖后腿,其他成绩都很好。”

对视一眼,都是感慨:要是孩子健康,这些都可以不要。

“我想给小玉加芭蕾课。”米娅还是提出了自己的想法,张俊宝听她详细讲完安排,也觉得可以。



另一边,张珏提前写完卷子,趴在桌子上,脑袋昏昏沉沉,没有力气。监考老师是他的班主任老周,看他状态不对,轻轻走到他身边,碰了下他的额头——滚烫。“小玉,你发烧了,卷子写完了就提前走吧。”张珏捱到了提前交卷的时间范围内,摇摇晃晃走了出去——烧的更重了。


去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,一出校门,就强打起精神去了省队。一进门,张俊宝率先把小崽子抱住,感受到他身上不正常的体温,心疼坏了:“这小子,发高烧都不愿意说,还是你周老师告诉姐的,今早去考试前烧不是退了吗,怎么温度又上来了?”

张珏摇摇头。

米娅走过来:“小玉状态好了我再来吧,先送他去医院。”

“不要!不去医院……”张珏语气减弱,眼眶发红,抵触医院却又不想表现出来,“对不起……添麻烦了……”



一阵沉默,张俊宝翻出了退烧药:“胃里难受记得跟我说,先吃退烧药吧。”


可是刚一吞下去,张珏便觉情况不对,想吐,竭力忍着。一阵干呕过后,药被原封不动吐了出来,然后便只能吐出酸水。


过了好一段时间才停。一量体温:直逼40℃,只能送往医院就医。



@叶辞安 @刀子选手陈雪嫣 @yuki @丘利(你的萍姥爷) @難逢. 


900粉

900粉,有什么要点梗的只管说,原创、同人,bg/bl/gl都可(bl写的更熟练些)还有,这周【幸好你在我身边】和【世界,重新欢迎我吧】会更(尽量写长一点,看我有没有时间)可以期待一下~


不过每次发点梗都没人理我,是我写的不好看吗?🤔

礼物

完了,前面写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咳咳,不知道跟前面会不会脱节,难得更一章,将就着看吧~


回到战队,已是黄昏时分,屋内灯光已经亮起,里面倒是很安静,没什么声音。



“呀,小路小茸回来啦,要做晚餐吗?”队内阿姨问,“哎呀小茸这是又不舒服啦?那我熬点粥,吃进去暖胃。”


“嗯好谢谢您。”路柏沅道过谢,带着简茸回了房间。


简单冲了个澡,躺上床,热水带来的热气使被窝里也暖烘烘的,很温暖,很舒服。(but有没有人跟我一样不喜欢被窝里太暖的,我觉得很热……)路柏沅下楼拿阿姨做的粥,端了几碟小菜,进了属于二人的房间。


“知道你胃里难受,先喝点粥,然后吃药。”


简茸倒觉得没什么大事,就是胃里有些闷疼,算是习惯,不碍事。简单喝了小半碗粥,服了药,捂着胃辗转了会儿,见翻腾之感减少了些,便扯着路柏沅去了独属于二人的“小训练室”。


房间内不知何时,被路柏沅安了两台电脑放在房间另一头,房间大,两台电脑又被安在了一个半封闭小隔间中,所以不会有辐射干扰。平时简茸不太舒服但不想睡觉的时候,可以在房间里面训练或者开直播,不必跑上跑下耗费精力。(都是私设



不得不说,简茸很喜欢这个设计。这样就不会耽误训练了,心中的愧疚感也就会低一些。当然,路柏沅会设置关机时间,但只要能赶上训练进度就好。



路柏沅也没制止,现在简茸的身体状况还能撑得住他打几场游戏。


路柏沅轻轻俯下身:“我们双排?”


“嗯。”


打开游戏,排了几局,简茸怕路柏沅的手支撑不住,于是让他先退,自己再练几局保持手感。路柏沅本想拒绝,后面想想简小朋友难得有分寸,就给他一次机会。



打完几局,又练了会儿补兵,在简茸感到注意力无法集中、精神有些疲累之时,电脑恰好关机——设置时间到了。简茸望向身旁的路柏沅……


“卧槽!”直接一个公主抱,简茸感受到失重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“我TM……F**K!”



嘴里的脏话喷出,可话说一半,便觉哽在喉中无法开口。路柏沅用嘴组织了他说话,二人便以一种相吻的状态到达床边。


把简茸轻轻安置在床上:“好好睡吧,晚安。”

“嗯。”

于是晚上的场景就变成了,简茸早已进入梦乡,路柏沅坐在床边,轻轻揉着他的手,给他按摩肌肉,良久,走进浴室,冲了十几分钟冷水澡。



第二天,收礼物。简茸这次收获颇丰,五六个礼物呢。


给小SB的增高鞋垫、染发膏、那条看着还不错的围巾,当然还有些比较有心意的礼物——比如有一副手套,其中放了一张手写纸条,字还很好看:“soft保护身体,小SB放心飞,你爹是你坚强的后盾。”还有一支润唇膏,价格似乎并不便宜,“SB儿子,爹看你嘴唇有些干,这润唇膏送你,希望你不要感动得哭出来”诸如此类。很实用、很贴心。




——【艾特区】几个熟悉的太太

@叶辞安 @刀子选手陈雪嫣 @黔 @pedaiah @CJX他爹 



电话

不知为何,颜梦朝明明是难受的人却被留在了评委席。


牧潼轻轻拍了拍颜梦朝的肩:“梦朝,你先坐这儿休息下,等会儿缓过来些再回去,也帮我们提提建议。”颜梦朝其实只是仗着题材优势才得以胜出,让他提建议……水平真的不够。



这时,宣溟电话打来了。“我的经纪人可能放不下心,我去跟他说下。抱歉。”颜梦朝轻轻揉着胃去安全通道。他感觉到因为胃部的不适,心脏有些不正常的跳动。


“汐汐?”颜梦朝瞳孔地震,“这个原主还有心脏病???”


“……是的。”这话说出来,身为系统也有些不好意思。“不过放心,不严重!……命不会出事……”


宣溟的话几乎同时在听筒中响起:“你的心脏……还好吗?”



诡异的契合感。颜梦朝心中已经有了极其明确的想法——宣溟和系统是一个人。而系统……


“呼……还可以忍。”颜梦朝低低叹口气,让自己呼吸顺畅一些,胃里的翻涌还在继续,让他说话颇有些吃力。

宣溟有些担忧:“需要跟导演说一句让你回来休息吗?”没有提到“家”,二人心中都心知肚明,这不是属于他们的家。

颜梦朝还是希望再撑一会儿:“不用,可以坚持。”另一边也在和系统打交道:“汐汐,这个心脏病真的没办法啦?”

“问题不严重,尽量避免删除这个病症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不然下个副本会双倍加在你身上。”

颜梦朝:……达咩。



一通电话,宣溟的声音像是有安抚作用,心跳缓和不少。颜梦朝笑着与宣溟道别挂了电话,深呼吸一下,胸腔内部还是隐隐作痛,胃里的翻涌倒是平息不少。



回到评委席,下一场,是一部很出名的动漫,那位大佬上阵了。


王黎歆是第一个开始配的。

整场节目下来,只能说:完美。一点差错都没出,嘴型到位节奏都在点上,情绪也很贴合,可是颜梦朝总觉得差了些什么。或许可以称为:理科生的直觉?


当然,后面两位,陈朦、张凌就没有那么出彩了。毕竟准备时间不多,又不是专业配音演员,几人相比,显得大为逊色。



牧潼看看乖乖巧巧坐在旁边的颜梦朝,笑笑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颜梦朝沉默半晌,斟酌下语言,开口道:“王老师肯定是很出彩的。只是……”

陈笙眼里闪过一丝欣赏:“只是什么?”

颜梦朝摇摇头不说话了。还是不要趟这浑水了,指不定就得罪人。

陈笙也明白他的想法,也不逼迫:“小歆,你这次没发挥好啊。”哦,原来王黎歆和这位陈笙导师是旧识。



“他小学的时候我是他邻居,那个时候我也才十几岁,和他聊得挺来。”看着周围几位好奇的目光,陈笙开口。

清亮的声音响起,少年味重,与开始角色低沉的音色浑然不同。“嗯是的,我还没有进入角色。”

“你的优势就在于代入情绪啊,这次时间紧,下次不行可就不给你这个机会咯?”倒也不算走关系,只是相比之下,他与其余几位差距过于明显,就算陈笙对他要求高,却也不可否认他最强的事实。



颜梦朝东瞅瞅西看看,蜷起来把腿缩到椅子上,抱着腿,眼神中闪着八卦的光。嘿!有意思!就喜欢这些娱乐圈的人际关系了!



共15个视频,20位成员,星扬、陈朦、柠檬不加盐、海音、白晴枫未晋级,其余15位都顺利进入了下一轮。


“呜呜呜呜……我……我还不想走呜呜呜……我真的很努力……真的……我的实力不是这样的……”柠檬不加盐身为大公司工作室的成员,一共只淘汰5人,怎么也想不到会轮到自己身上……哎,悲哀啊!



——作话

这篇很短小~


有人看出来宣溟是谁吗?我觉得我已经是明示了!


虽然这个世界还有好多才能完结,但还是要征集一下下个世界写什么类型~病症包括但不仅限于胃病,下次整理出来投个票吧








教练

推一下剧情,短篇

@叶辞安 @刀子选手陈雪嫣 @yuki @丘利(你的萍姥爷) @君安. 

本篇彩蛋已补

——


到了目的地,直奔训练场,看到坐在场边捧着热水小口抿着的张珏,心中最柔软的那块地儿便被触动了。



“小玉,今天有不舒服吗?”沈流拄着拐杖走到张珏身边轻轻坐下,“病好点没?”


张俊宝叹口气:“他刚刚被冻得胃有点儿不舒服,吐了一回,让他休息会儿喝口水再练呢。”


张珏左看看右瞅瞅,选择沉默地当个电灯泡,尽管他们在说关于他的事。

(张珏内心OS:这粉红色泡泡是怎么回事啊?)


张俊宝一下子想起什么,不由得窒息:“不过话说起来,小玉的3F是真别扭。”

“我感觉好点了。”张珏感觉需要自己的时候到了,轻轻揉揉胃,惨白着脸露出个笑容,“真的,我甚至感觉现在我可以去跑个全马。”

张俊宝看出张珏兴奋劲儿上来了:“那行,你去做几个陆地跳跃给你沈教练看看。”




几个跳跃下来,张珏自己显然也很失落。内刃压不下去,怎样跳都感觉别扭,暗暗自暴自弃:“我的极限就在3F了啊……我以为我很有天赋,难道我就到此为止了吗。”


沈流rua了把张珏的脑袋:“先改延迟转体的习惯。小玉,你习惯在做任何跳跃时使用延迟转体,这很好,技巧优越且游刃有余的跳跃裁判也喜欢,看到了一定会给你们更高的GOE,但一定要注意,做一个跳跃的第一要素就是先完成这个跳跃,而不是将它完成得多好看。你要相信你自己可以,不是质疑自己。”


张珏乖巧点点头。

而这一天,宋城宣布省队内又多了一个副教练——沈流,目前他的主要职责是帮助主教练训练学生,传授他本身高明的跳跃技巧。


彩蛋已补完


去食堂的路上,遇到了一件有意思的小事,郑家龙描述后张珏唯一的心里想法就是——“这个小偷好惨……”没什么力气也不想说话,就是和众人一起笑笑,默默揉了揉胃,跟上大部队。


今天张珏尽力撑到了训练结束,晚上已经没什么力气,给秦雪君打了个电话,道个平安,分享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,就实在无法承受这难受劲儿,难得躺上床就昏睡过去。



半夜,就觉得嗓子火烧火燎,脑袋昏昏沉沉,止不住地想作呕。迷迷糊糊间,手搭在额头上,就被惊人的温度吓醒了。


“草……不是吧……这都能发烧……我这免疫力简直了……”张珏自己不知道,这都是自己作出来的。半夜无意识掀被子,安眠药不要钱般地吃,不生病才怪呢。这身体素质明明很逆天了!



又不知过了多久,额间忽然生出一阵凉意。张珏舒服得哼唧几声,又沉沉睡过去。难得没有做梦,睡个好觉,也挺好。


“哎,怎么还没退下来……”

“是不是要送孩子去医院看看。”

“小玉愿意当然最好,可是我怕……”

“小玉还是很坚强的。”


不知道反反复复烧了多少回,整没办法了,许岩抱起张珏,几人直奔医院。医生都要跟这个小朋友混熟了,心疼地揉揉他的脸,开了吊针和药。张珏现在神智还清醒,面无表情看着针扎入血管,莫名一阵快感。



“过度劳累还有病毒性流感,家属平时注意孩子的身体状况,不要把孩子逼的太紧,也要记得注意孩子的心理健康。”几位家长疯狂点头。张珏很认真,自己把自己逼的很紧,可是弦绷得太紧总是会断的,就像现在。



张珏心中暗道:“辛亏现在不是2020,不然我会以为自己得了新冠,那可就麻烦了啊。”



打完针,回家又睡了会儿,吃了药,终于烧退下来了。不过这段时间,病情还是有些反反复复,上课还是照常上了,有些时候觉得自己有些烧起来,就忍到放学回家吃两粒退烧药,因为父母跟老师交代过,老师也格外关注张珏的身体状况,一有不对马上给他开请假条。


现在,花滑还不算张珏生活的全部,张珏的偏重还是放在了学习上。


三月末,沈流在自由滑摔了一跤,今生再不能滑冰。


“小玉最近还好吗?”沈流第一件事不是倒苦水,而是先关心一下张珏的身体状况。

“不太好。”张俊宝叹口气,“这几天情绪又崩溃一次,这段时间不断发烧,好不容易养了些肉又没了。”然后是对沈流的关心,“你怎么样?”

沈流苦笑:“也不太好,之后都不能滑了。”过了一下,沈流的情绪又亢奋了起来:“不过我准备来给你当副教练培养小玉,这么好的苗子一定要好好培养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伤好点我就回国。”

“我等你。”



沈流待在医院,瓦西里哭着一直给他道歉,沈流也不是格外会安慰人的性子,被哭哭啼啼的瓦西里一整给整不会了。不过当听到了沈流想要当教练的念头,大家也都明白一个身为运动员的执着,虽然沈流学位很高,但是在国家有一颗新星正冉冉升起,未来将走得更远之时,没有哪个真正热爱这项运动的人会为了自己的前途选择。



待到伤好,沈流立刻坐上了前往H省的飞机,再次与这位明明脆弱得不堪一击,却又比谁都坚强的小朋友相会。



——作话

沈流:飞奔向小玉的怀抱。我和张师兄有后了!(bushi)

张珏:……妈。

张俊宝:不要看我跟我没有关系!!!



@刀子选手陈雪嫣 @叶辞安 @yuki @丘利(你的萍姥爷) @君安. 

魂导系

@慕楠楠 @夜惜城 @刀子选手陈雪嫣 @我直接裂开  @诉流年 

——先艾特,然后开始正文(依然短篇)——


然而,霍雨浩一下子想起:周老师也要送块魂骨来啊!刚刚松了一口气又提了上来。唐三听完霍雨浩的担忧,想了想:“没事,你先收着,之后如果遇上拍卖会或者进行买卖的地方,就卖出去。或者,你脑子里的那只小虫子或许有办法。”



果然,过不了多久,周漪来了,手上拎着一个袋子。介绍了一下魂骨,唐三谦让地“让给”了霍雨浩,二人一唱一和,把周漪和萧萧看得很是感动。



此时,脑内天梦冰蚕醒了——“雨浩,我可以把魂骨转换成能量为你现在体内的魂骨增幅。顺便告诉你家那位,我不是虫子!我是天梦冰蚕!”


霍雨浩瞳孔地震:“天梦哥,开挂了吧?”


“嘿!哥是什么人!那可不嘛~”



然后,周漪带二人去了魂导系——

帆羽很喜欢霍雨浩,特别是他的精神类武魂。对于唐三反倒没有那么在意,是看在霍雨浩的面子上同意唐三加入的。



二人也不出所料见到了和菜头。

“来,你们比拼一下。唐银你先来。”


唐三低低咳嗽两声,缓步上前。帆羽想的是让唐三先削弱和菜头,看看霍雨浩能发挥到哪里,。这算是看到二人,对二人进行的一场小测试吧。



和菜头也借此完美发挥了魂导器的威力——就是样貌……比较……一言难尽。



唐三的面色在那一刻变得不善——虽然长的丑,但威力还是不错的,可能要用5分力面对敌人了。现在的科技啊……真是有意思。



和菜头、帆羽都没想到,短短3分钟时间,和菜头就趴在地上起不来了。

“哎呀,劲使大了,还是太高看这些工具了。运用不恰当也没有任何作用啊。”唐三摇摇头。同时也对制作这些产生了更浓烈的兴趣——把这些魂导器与暗器结合,或许会非常有意思。

《再见》

人到齐了,录制就开始了。


“我们的第一环节规则是在动漫、游戏、影视剧、广播剧(类别自选)中随机抽取一个视频,每类有三个视频。每人有10分钟的准备时间,现在开始抽签。”



颜梦朝一眼相中了一个非常适合他的影视剧片段,名为《再见》——是一个胃癌晚期的病人同世界道别的故事。这段视频是里面的主人公同父母说出真相的故事。没有撕心裂肺的哭喊,是痛到极致、又无能为力的忍耐。身为一个因为胃癌死过一次,现在又有胃病buff加成,抽到这个对自己的优势是最大的。


“喂?小系统,有什么运气加成的功能不?”

“有。使用运气加成您将100%获得您所需要的东西,本世界限三次使用。副作用暂不明。”

颜梦朝听了这话倒是松了口气:“没事,难受习惯了,那就用吧。”疼习惯了也觉得没什么了。



当颜梦朝拿到这个片段的时候,简直想大呼:“系统诚不欺我!”看着周围一群人唉声叹气觉得自己抽的不是自己擅长的片段,颜梦朝该死的想要大笑出声。



——10分钟后——

“请抽到《再见》的选手进入试音间试音。”


颜梦朝、归鹤、安箬宁几乎同时站起身来。颜梦朝使劲按了按胃,本来稍稍平复的胃部又开始翻江倒海起来。“忍忍,再坚持一下就好了,呃……”



“请一号选手开始试音。”


一号是归鹤。他的声线和视频人物很贴,而且作为专业配音演员,台词功底也好。唯一遗憾的就是情感不够到位,爆发力不够足,人物的动势感有些欠缺。“再见……你们……要好好的……”最后一句话尾音做了处理,微微颤抖,不过处理痕迹还是比较重。


几个导师相视,都摇摇头。

“没有很突出的亮点。”

“台词挺清楚的,就是没有感情啊。”


二号安箬宁,当演员的脸在屏幕上时,白晴枫一声尖叫,两颊已是通红:“aaa!枫枫加油!!!”而安箬宁像是感受到了白晴枫的热情,冲着镜头微微一笑。


不愧是现在当红演员,惊人的投入,不多时就红了眼眶。一场结束,先是静默了一瞬,选手区已经开始鼓掌,导师们倒是发现了几个问题——

“有几处口型没有对上。”

“因为过于投入了,嘴巴不够紧,吃了几个字。”



这倒也算是鸡蛋里挑骨头的问题,大家都认可安箬宁的表现。只是颜梦朝像是丝毫没有受影响,找着自己的状态,手都要埋进胃里了还在不断向里按去——

“草……够疼啊……”



毕竟对这个片段不熟悉,分配更多的精力在胃部会使颜梦朝很疲惫。台词要说得准,口型要对上。这还是场情感内敛的戏,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能不能演绎好啊……



一段微微压抑的音乐。一人躺在病床上,双手颤抖,面色唇色惨白,手上挂着水,戴着红色手环。

“小西……”

“很疼吧?”父母握着病人的手,早已泪流满面。

“不会啊……我很好……真的……”颜梦朝的眼里不知何时已沾上泪光,尾音略微颤抖,偏清冷的声线与这个人的脸极为相配。

只是,画面中,这瘦骨嶙峋的手与他竭力撑起的笑容只会让人产生一种破碎的美感。

头发稀疏已是常事,化疗的痛苦与结束后的不良反应,都让他的身体虚耗越来越重,临死前的喘息,不听也罢:“我想带你们……去海边,听听海风,看看海浪……”终于忍不住,咬紧牙关发出了一声shen吟。

……

“我想,我会在天上,变成一朵云,看着你们,每一天,呼,每一天。”

“或者变成……一只鸟,来到你们窗前。”

“看我现在浑身插着管子的样子,很难看吧……”

……

“再见……你们……要好好的……”


画面定格在剧中主人公合上眼睛的那一刻。


颜梦朝终于撑不住,捂着胃蹲下,冷汗已是涔涔,又因过于沉浸有些走不出角色泪也一起流下。


全场停止一瞬——紧接着,更加剧烈的掌声响起。而那一刻,颜梦朝知道,是他赢了。明明是一个没什么名气,没什么能力的小演员,却得到了所有人都掌声。这已能证明一切。



配音间内的另外二人,也由衷为他高兴,因为他们知道,颜梦朝就是配这个片段的最佳人选。



几人走出配音间。

颜梦朝实在有些撑不住:“汐汐?”这还是颜梦朝第一次这么叫他。

“嗯我在。”

“怎么那么难受啊……嘶……”颜梦朝精神已经有些恍惚了。

“这是使用幸运加成的副作用。”

颜梦朝跌坐地上:“呃……草。”



周围几个人顾不上点评了,导师和成员一起过来扶住他:“哎!没事吧!”

颜梦朝摇了摇头,但是在胃上下的狠劲儿越来越猛。

归鹤大叫一声:“哇!朝朝!你不会有胃癌吧?呜呜呜呜……要不要送你去医院啊?”

颜梦朝:……

“放心只是胃病。”

大伙儿看着他惨白的脸,连忙让他坐下,工作人员为他倒来一杯热水。

“虽然说这话并不讨人喜欢,但是喝热水真的很有效。”导师名叫牧潼,男妈妈类型导师,是一位专业配音演员,对每个学员都温温柔柔的。

“谢谢牧老师关心,呃……”一阵剧烈的疼痛,一时竟直不起腰,向椅子下倒去。



中间联系了经纪人宣溟,给颜梦朝送了药。止疼药下肚,稍稍缓过来些。里面有张纸条,像是印刷体的字:“止疼药不要多吃哦。”


而大厦之下,宣溟痴痴地看着楼上:“主人……我刚把你救回来,可千万不要再出事啊……”



颜梦朝状态稍稍回来了些,想站起身跟老师道歉,却被陈笙导师拦住了。“身体不好就再歇歇吧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只有身体好了才能撑起更多任务,成就更好的自己。”这位老师是以为老戏骨,平时很严厉,这会儿却柔和下来。这可能是因为他曾经经历过一次心脏病,在片场心脏骤停被送往医院,幸好现在缓过来了,可是身体却大不如前。所以看到颜梦朝隐忍难受得样子,更容易引起共鸣。



“好我们来点评一下。这个片段的名额是梦朝同学的大家有意见吗?”林风。季风工作室老板,配音导演、配音演员。平时安安静静斯斯文文,还有点小腹黑,这时说话的语气也不由得柔和了下来。


直到点评完,颜梦朝都没怎么听进去,正与自己口中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做斗争。

“啊……我不想吐……不想吐……呕——”

差点没忍住,幸好是干呕。后面干咳了几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

可这一幕还是被看到了。最终是牧潼收了尾,让安箬宁和归鹤回去休息了。



——简简单单的作话


这几篇普遍还是介绍人物为主,节目规则和人员安排都考虑好了,大家要相信我!

因为没有存稿,更新比较慢,见谅哦~

省队训练日常

彩蛋补完了



星期四深夜——


周围是一片黑暗,没有亮光,张珏闭上眼睛,似乎能感受到面前是一个深渊,后面是刀山火海,没有退路,只能机械地一步步向前。最终在重重压力下坠入深渊。还是被迫睁开眼睛,摸索着床头柜上的安眠药,取了两粒吃了,沉沉陷入昏睡。



第二天,意识不那么清醒,情绪不那么高涨,没有发病,但感觉好累,真的好累,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,胸口有些发闷,大概是因为失眠的原因。张珏看了看手上残留下来的几道疤,觉得好丑,好影响美感,跟这个人一样残破不堪,最终把手放下。


这一天,张俊宝询问张珏身体情况,得知还不错,于是给他停了课去省队训练。之后每个周五,只要张珏身体状况OK就去训练。


第一项训练项目是跑1600米,最后一名蛙跳这。对运动员来说算是热身了。不过张俊宝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和张珏说:“小玉,不舒服就说,没事的,最后一名也没关系,真吃不消了就别跑。不过你的耐力来看,1600米应该没什么问题。”



张珏看出老舅的担心,撑起笑点点头,站上了起跑线。


随着发令枪响,一群人向前冲去。张珏不紧不慢跟在最后——身体状态不行,肌肉很酸,呼吸并不是那么匀称,可能是心脏的小问题发作了。不过饶是如此,张珏的耐力底子可是放在那里,还剩两圈,张珏咬咬牙,向前冲去,冲到了第一个,紧接着继续加速,把所有人都甩在后面。



虽然身体不舒服,但是跑步真的可以让人忘掉那些烦恼啊……只要向前冲,一直向前冲就好了。张珏摇摇脑袋,眼前黑雾渐重,在快要支持不住的那刹冲过终点。



“小玉?小玉!”

啊……又让老舅担心了呢。张珏昏昏沉沉坐到了操场上,汗水留下,面颊通红。心跳更是飞速地、不正常地跳动着。深呼吸几口气,心跳渐渐平复下来,张珏才松了口气:幸好心脏问题不严重,不然被老舅发现了就不好了。



后面张珏坚持参加完了所有晨练,去吃早饭时打了个哈欠,摇摇晃晃快摔倒。


“那个……你没事吧?”柳叶明冲着张珏叫着,“记得哦,吃完了半个小时别做剧烈运动,会吐的!”


张珏:其实我现在就可以吐给你看。

肚子空空,昨晚没食欲没吃什么,夜晚还吃了安眠药刺激肠胃,运动完了就觉得胃里绞着难受,有种想作呕的感觉。


马晓斌:“哎对!我以前就经历过!”



张珏冲着这群孩子们笑笑,谢谢他们的关心。练体育的孩子性格比较直,也比较好相处,今早烦躁的心被大伙儿的关心安抚着,稍稍平复了点。




@叶辞安 @刀子选手陈雪嫣 @yuki @丘利(你的萍姥爷) @Disappeared person.